公开赛总决赛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CDSF新闻 >> 舞林前沿 >> 正文

健康“坝坝舞”舞出新生活
时间:2012-07-17 15:01:29 来源:南充日报

    广场舞在南充被称为“坝坝舞”,是时下非常流行的一种中老年人健身以及文化娱乐方式。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,城区内的休闲广场、空旷处等都成了跳“坝坝舞”人群的聚集地,舞队多以社区为单位,并随着社区文化事业的发展而变得越来越火热,跻身节庆活动、正式表演等已不是新鲜事。“坝坝舞”在带给居民健身、娱乐的同时也圆了不少人儿时的舞蹈梦。

    “坝坝舞”圆儿时梦

  7月13日晚上8时许,市南门生态公园的树阵广场,“坝坝舞”爱好者开始了他们的“夜生活”。在这群“舞者”中,有一位领舞者十分显眼,随着音乐节奏摇曳,一袭宝蓝色雪纺上衣,随风翩跹的荷叶袖,浅红的七分裤,入时的板栗色卷发,身材姣好,皮肤紧致,动作优美、活力四射。初见她时,便是如此温婉模样,她若不说1963年出生的她如今已是49岁,旁人看只会认为她也不过三十七八岁的光景。她就是顺庆区东南街道办南门坝社区舞蹈队队长冯佳丽。作为附近最大的“坝坝舞队”,这支队伍吸引人们眼球的不只是约200人的阵容,还有这阵容最前面的领舞者,她像一颗耀眼的明珠,尽情绽放自己的光芒。

  冯佳丽从小就喜欢跳舞,每每看到台上有人跳舞,总是挪不开脚步,总想着自己也能在台上美美地舞上那么一曲。但这喜欢也仅仅止于喜欢。冯佳丽年幼时,跟那个年代的贫苦人家一样,解决温饱都是问题,父母不可能再有心思培养她的“艺术细胞”,别说送她去学校学舞,就是一件新衣服、一双新鞋子都难以拥有。长大后忙于工作、家庭和孩子,冯佳丽也将舞蹈之梦藏在心里。在“坝坝舞”渐渐“风靡全国”时,冯佳丽注意到了这种舞蹈,丈夫工作顺利,孩子已长大成人,双方老人也安置得很好,她渐渐发觉自己生活忽然在清闲中有了一丝空虚,大把大把的时间在她手里溜走,终于她下定决心参加了离家不远处的舞队,为自己圆梦。

  “坝坝舞”登上舞台

  6年前,冯佳丽初到舞队时,舞队只有10余人,但大家也跳得像模像样。因为刚刚接触舞蹈,冯佳丽总是站在最后一排虚心跟别人学习,没想到已经43岁的她学起舞蹈动作来却出奇快,每个动作都很到位,一曲舞蹈很快就上手了。跟跳不出几日,当时领舞的郑大姐发现了站在最后一排舞姿优美的她,慢慢地让她在前排来给大伙做示范。“完全没有基础,以前也没接触过,但佳丽不仅学得快,舞姿也标准、优美,真是应了‘天赋’二字。”郑大姐由衷地说道。

  做了领舞后,冯佳丽感觉到了自己的责任,找好听的歌曲,在网上搜视频,然后跟着视频学习舞蹈姿势,成了冯佳丽乐此不疲的事。自己学成过后她就会耐心地教给其他队员,也因冯佳丽优美的舞姿、热诚的心肠以及对舞蹈的热爱,每周都有不少人被感染加入到她的队伍之中。随着舞队渐渐壮大,南门坝社区给舞蹈队配备了专门的音响设备和器具存放的房间,还为他们争取了第一次登上舞台的机会。之后冯佳丽从“坝坝舞”队中精选了一批队员成立了舞蹈队,无论是街道办举办的活动还是市老年体育协会的邀请、或者每逢节日社区文化展示等,冯佳丽和队友们都会悉心排练积极参加。有时候为了编排精美的动作,冯佳丽可以不休息,这一切都是为了在舞台上绽放自己时那雷鸣的掌声和无尽的喝彩。“虽然我不再年轻,也许我的身姿也没有年轻姑娘们那么轻盈,但是我相信自己在台上是美丽的,这是掌声和喝彩声告诉我的。”冯佳丽带着一种近似感恩的口吻述说,“舞蹈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,我可以不吃饭,但我不能不跳舞。”

  居民青睐身边舞者

  南门坝生态公园这群“坝坝舞”舞者的年龄并不均等,小到20多岁,大至80多岁。85岁的王大爷是这群舞者中年龄最大的,问及他的舞龄竟然也有3年。他并非南门坝社区的人,听别人说这边有个老师教得很好,就赶了过来学着跳。王大爷每天晚饭后就会提着他的水杯到南门坝生态公园跳舞。他说,跳这个舞很锻炼身体,年纪大了,消化不好,吃了东西不知道饿,跳跳舞,助消化,还防感冒。

  刘先生夫妻俩的舞龄也有两年了。初来时,刘先生挺着个啤酒肚,现如今啤酒肚已经不见,身材看起来像30岁出头的年轻小伙。刘先生说,以前晚上没事要么就是和朋友打牌,要么就是几个人去吹啤酒。在老婆的带动下,身体可算是越来越健康了。

  冯佳丽告诉记者,好些人都跳出了身段,年轻的姑娘瘦了更美丽,对于中年老年人来说嘛,可就是“千金难买老来瘦了”。放眼望去,这个舞蹈阵容可真没几个“胖子”,大多数人都是跟随冯佳丽多年的“铁杆粉丝”。

下一篇】【上一篇】【收藏此页】【打印】【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