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明星风采 >> 正文

尚舞人物 | Kirill Belorukov/Elvira Skrylnikova:我们不是严肃的俄罗斯人
时间:2015-06-11 17:15:10 来源: 尚舞杂志

    在大家的印象里,俄罗斯人像他们一直以来的领袖一样,坚毅自律。不过业余组拉丁舞选手Kirill和Elvira却是充满情怀的感觉派。

    Kirill生于1990年,Elvira 生于1991年,他们是只有24、23岁的90后舞者,业余组拉丁舞决赛选手里最年轻的一对。可是如果有机会和Elvira聊天,你会发现,这位女孩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,在二十年出头的生命里,是他们经历了太多?还是天生悟性高?还是遇到了指点他们的大师?

    开始与结束

    Kirill可以说是“舞二代”,父母是对体育舞蹈选手,他一两岁的时候就在父母开的舞蹈俱乐部里蹦跶,三岁就开始学习舞蹈,十一岁的时候就开始和名师Tone Nyhagen学习了。Kirill自小已经习惯了舞蹈的存在。7岁那年,Kirill获得了俄罗斯锦标赛少儿组亚军,还在做选手的父母预见了Kirill的未来,为了能有更多时间培养孩子,停止了自己的选手生涯。

    Elvira和Kirill搭档8年,因舞蹈相识也有十年了,他们相识不久便成了男女朋友。那个时候两人才是十四岁左右的小孩!不知道Elvira的“早熟”是不是就从那个时候开始的。Kirill和Elvira相继与青少年时期的舞伴拆了伴,他们决定在一起跳舞。Elvira说,她还记得决定搭伴的那一天,他们坐在一起讨论未来的情景,两人意识到“要一起跳舞,我们会失去彼此。”当然,是彼此的恋人关系。从小就泡在舞蹈圈里,让他们在只有十多岁的时候就能理智地认识到,非恋人关系对自己的发展更有利。搭档以后,他们很自然地没有继续从前的关系。Kirill和Elvira现在就像兄妹一样,了解彼此喜欢什么和不喜欢什么,但从来不去评判对方的错与对。

    为了合作,Elvira搬到了Kirill所居住的城市,跟随Kirill的父母学习舞蹈。这是一座精巧又具有历史的城市,距离俄罗斯的体育舞蹈中心莫斯科只有三个小时。Kirill十一岁的时候,在莫斯科第一次见到他接下来一生的教练Tone Nyhagen。十一岁,可能很多舞者还处在比较懵懂的时期,但对于Kirill来说,他的舞蹈要变得更专业,需要能指引他、可以信任的人,而Tone是最佳的人选。第一次在莫斯科和老师见面、上课之后,年纪尚小的Kirill就开始和舞伴常常到伦敦去和Tone学习。

    充满能量和感情,在很早的时候,Kirill和Elvira的舞蹈靠着这样的特点赢得大家喜欢。他们跳21岁以下拉丁舞组的时候几乎拿遍了所有比赛的冠军。有一年大赛,他们还是像往常一样提前一周来到伦敦。“还没开始比赛,所有人都说我们能赢、赢、赢,可我们当时只是孩子,这是多大的压力呀!Troels & Ina等几对选手和我们水平相当,而且我们觉得他们比我们更强,我们怎么能赢啊!”压力显现在了模拟练习中,Tone给Kirill和Elvira放恰恰恰音乐——两个小节,两个孩子停了下来,重新开始,三个小节,他们又停了下来……Kirill和Elvira开始了六次都不能跳下去,Tone很生气:“你们必须跳,不能停!”Elvira像小孩一样哭了起来。Tone心软了,花了一个小时和他们谈心,她说:“我理解你们,这么小要承受这样大的压力,我们明天再继续!”“很难想象,要是Tone不在我们身边,我们怎么抵得过这样的压力。”比赛进行很顺利,Kirill和Elvira赢了。当然这是他们最艰难的一次比赛。

    Tone是位严厉的老师,她时常鞭策Kirill和Elvira,让他们做到更好。Kirill和Elvira说:“Tone十年前是我们的教练,十年后关系还是一样,我们永远不会是朋友。”他们敬畏Tone,也把彼此间的师生关系看成是很严肃认真的事情。Kirill和Elvira是感性的舞者,“她的强势对我们很有效,我们需要这样的力量。”还是孩子的时候,Tone对Kirill和Elvira很严厉,不过两个孩子慢慢成熟以后,Tone会鼓励他们表现些不同的东西。

    Kirill和Elvira对自己一直以来的舞蹈特点非常明确,他们喜欢这样,也让别人喜欢。Elvira说:“每位舞者都是独特的,只是有些舞者没找到自己的独特之处在哪里。Tone发现了我们的独特之处,并且让其他人也看到了。”Tone在Kirill和Elvira十多岁的时候就帮助他们挖掘出舞蹈中的亮点,之后不断地强化。Kirill和Elvira舞蹈中的灵魂加上Tone“魔法般”地让之显形,这大概是他们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得以突出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 教化对本性来说,是优化,也是矛盾。Elvira说,现实中的教化让他们的天性在舞蹈中的流露会有所丢失。“如果过度表现情感,可能会丢失技术;如果技术细腻了,可能会丢失力量和情感。我们在想办法平衡它们,也很喜欢这个过程。”

    路还漫长,且行且珍惜

    Kirill和Elvira平时穿着随意的T恤,喜欢简单舒适。就像他们的喜好一样,和朋友的交往也是简单的。每次旅行回俄罗斯以后,Kirill和Elvira都喜欢和自己儿时的小伙伴待在一起,他们都不是舞者。

    在舞蹈圈里,Kirill和Elvira有一对好朋友,也是他们的竞争对手,Troels & Ina。很有意思的是,Troels & Ina比Kirill & Elvira早一年升21岁以下组,Kirill & Elvira来到21岁以下组以后,拿遍了所有的冠军。刚升业余组时,两人名次常常交替。Neil Jones & Katya从业余组升到职业组以后,Troels & Ina一直都是业余组的冠军。Elvira说:“这说明Troels & Ina进步了。我们没有想太多他们,想的是我们自己,怎么做得更好。”她接着说到,“我们从前一直是冠军,现在不是,我们学着去适应这种变化,怎么可以更好,怎么可以得到动力,去经历这样的事情也很有趣。”Kirill说,年轻的时候多经历些没什么坏处。职业标准舞选手Mirco & Edita以前老拿第二,大家不也爱死了他们。当然,没听到自己拿第一,心情是失落的,毕竟付出了那么多努力。可是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以后还要到职业组里,一切都要做好准备。

    “我们在赛场上的竞争激烈,不过不是消极的竞争,是互相促进的,只有互相尊重,才会学到更多,得到更多。”Elvira说到。在生活中,Kirill & Elvira和Troels & Ina是朋友,他们一起聊聊天,喝喝酒,还商量去哪里度假,不见面的时候时常发信息勾搭勾搭。不止他们,Kirill说整个业余组决赛、半决赛、四分之一决赛选手之间的关系、氛围都很友好。Elvira这时补充了一句颇有“内涵”的话,“只是业余组”。大概这个阶段的选手很年轻,多一分纯真,少一分斗争,正在成长期的他们懂得谦逊的态度能让他们获得更多。在社交网络,常常看到这些业余组选手发他们一起在Party嗨玩的照片,精心打扮,尽情享乐,每个鲜活的生命里都充满了快乐。争来斗去?把心思花在这些地方,那真是对生命的浪费。

    Kirill和Elvira的好朋友Maria,是曾经的业余组拉丁舞决赛选手,今年已经升到职业组。一次,Maria和Kirill的父母聊天时说到,升组对她来说,舞蹈进入到新的阶段,是一件好事。不过她真是无比怀念业余组里和小伙伴在一起的时光。

    适度主义休假

    E:每次大赛以后,我们都会休息一周左右。对我来说,和家人待一起很重要。休假不止放松我的身体,也放松我的灵魂。我会重新调整我的脑袋,梳理生活中的一些问题,迎接新的自己。重新开始时会充满能量。

    K:对我来说,度假时间不能太长。去年夏季到西班牙度假,感觉太过于放松,回来以后一点儿也不想跳舞。

    E:我记得,他从西班牙回来以后,要不躺着,要不坐着,要不找人唠嗑,人都懒掉了。哈哈。

    K:休假的同时也得做点别的,比如说健身,开始四天可以歇着,接着就要适当练练,别只是吃吃睡睡。这对从事运动的人来说很重要。

    心中的舞伴

    E:Kirill从小身边有很多优秀的女人,好的老师、好的舞者,我必须让自己变得非常强,才能与他匹配。所以,我不能做个弱者。作为舞者,Kirill有天赋,充满能量。作为男人,Kirill很有男子气概,越来越成熟、理智。他很在乎我的感受,不管我做得对错,他都支持我。

    K:Elvira像是活在另一个世界里的人,她不和其他人有太多接触,比较独立。我喜欢热闹,如果去到一个地方,我会和朋友见面,她就喜欢待在酒店里听音乐、看书。Elvira练习很勤奋,要比我勤奋。Elvira很厉害的一点是,如果我做对了,她做错了,她能有办法让我感觉是我错了。(Elvira笑了。)这样很好,只要她想要什么,她就会得到。

下一篇】【上一篇】【收藏此页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
微信扫描加关注,留下手机号,获取神秘礼物.